第一千零八十四章:遗迹文明的传承?(端午快乐/超大章求月票)_人生副本游戏
笔趣阁 > 人生副本游戏 >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遗迹文明的传承?(端午快乐/超大章求月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遗迹文明的传承?(端午快乐/超大章求月票)

  “在伟大的‘毁灭者K’的注视下。”

  穿着金丝白袍的男人挥舞着手中的小刀,双脚分别向左右撇开,整个腰弯曲响起,身子以非常人的扭曲状态起舞,轻轻靠近轿厢中的金发少女。

  嘶哑而扭曲的音乐在这片圆形的广场中奏响,原本骚动的人群不知何时已经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连在人群中巡逻的剩下的少部分卫兵,也停止了脚步,目光失神的注视着广场中心的小高台,注视着那同样瞳孔没有焦距的金发少女。

  远处燃烧着熊熊烈火,并且迅速向着这里蔓延。

  时不时有惊慌的人群跑到这边,然后在看到这广场上的景象之后,仿佛被这广场上的景象吸引,悄无声息的走进了广场,融入了人群。

  从人群中挤出,瑞琳注视着广场中心的模样。

  那高台上的男人依旧在跳着扭曲的舞蹈,高台下的乐队依旧在走向诡异的乐曲。

  舞动乐器的乐队成员们面带微笑,双眸失神,奏响一条条琴弦,一个个琴键,仿佛沉浸在这世间最美妙的音乐中。

  但是他们奏响出来的‘音乐’,夹杂着一段段尖锐刺耳的啸叫,光是听到,瑞琳就感觉自己灵魂都仿佛跟着这些‘音乐’在震颤。

  这似乎已经不是奏响给人类的音调,而是奏响给某个无法被人注视到的庞大而扭曲的生命的乐曲。

  瑞琳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两侧的人们。

  一个手拿着枪械,穿着白色制服的卫兵就站在她的身侧,但是这卫兵仿佛没有看到她一般,那已经没有焦距的眼睛死死的注视着广场中心的高台,注视着那高台上的少女。

  瑞琳低下头来,不去看那坐在轿厢里的少女。

  她之前试过,只是远远眺望了一眼那金发的少女,就差点失去控制,进入失魂的人群当中。

  她低着头,一步步的向着那祭台靠近。

  某种无形的力量也在伴随着她的靠近,不断的涌入她的身躯。

  这力量并不霸道,反而相当的‘温和’。

  它抚摸着瑞琳的灵魂,浸润着她的身躯,宛如母亲拂过婴儿的手掌,让浓浓的困倦席卷她的心神。

  不知道多少次,瑞琳脑海中浮现过相同的想法。

  停下来,睡一会儿,睡一会儿就好了。

  但是她知道她不能停下,她唯一的亲人就在前方的祭台上。

  这困倦正在和她争夺身体的控制权,让她每一步的行走都变得越来越困难。

  她不得不用力咬舌尖,用青铜剑的剑尖扎指尖,让剧烈的痛感和身体的本能刺激自己的灵魂,以获得短暂的清醒。

  她走过了高台下的乐队,这些音乐家们依旧在忘情的演出。

  她的目光扫过了高台后的囚笼。

  被关押在囚笼里的失踪者此刻已然被从囚笼中拉出,目光呆滞的看着高台的方向。

  一些同样失神的卫兵正手拿着刀刃,从后面对准这些‘祭品’的心脏。

  “伟大神明照吾城邦——”

  白袍男人张开嘴,空中的声音尖锐的仿佛风吹过狭窄的山涧,“永恒荣光指吾所望——”

  他举起手中的刀刃,跳着扭曲的舞蹈,剜向金发少女的胸口,“鲜血——荣光——毁灭——祈望——”

  瑞琳沿着阶梯一步步向上。

  失魂的乐队疯狂的飞舞着双手,奏响扭曲嘶鸣的乐曲。

  站在广场上的人们不自觉的张开了嘴,伴随着嘶鸣的乐曲开始合唱出尖锐的歌声。

  这重重叠叠声音钻入瑞琳的耳朵,撕扯着她的灵魂,要将她拉入那无尽‘温暖’的沉眠。

  她的手指与嘴唇已经沾满了鲜血,顶着那扭曲而绝望的困倦,她终于走上了阶梯,走到了那高台之上。

  身形扭曲的白袍男人仍旧在疯狂的舞蹈着,他仿佛已经感受不到了任何的疼痛,扭动的关节处渗出的鲜血浸染了长袍。

  他的双目也已经失去了神光,哪怕瑞琳已经靠的如此之近,他也未能看到瑞琳。

  瑞琳的目光注视着那舞动的白袍男人,男人的胸口似乎早已停止起伏。

  仿佛在这仪式开始时的某个时间,他就早已死去,某种无形的力量支撑着他的身躯,让他的躯骸依旧在举行着这仪式。

  看到这诡异的一幕,似乎本应该恐惧,但是瑞琳此刻思绪里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想法。

  她注视着那个轿厢里的金发少女,只感觉自己大脑已然一片空白。

  她忘了自己为何而来,也忘了自己为什么会站在这里。

  她想要停下,将自己的灵魂融入那蔓延在空间中温暖动人的乐曲,和着那乐曲一起歌唱。

  但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某种无形的悸动却依旧驱使着她,让她向前。

  那鲜血浸透白袍的男人已经将刀尖抵在了金发女孩的心脏上。

  瑞琳平静的注视着这一幕,但是她似乎已经无力向前,她的鞋子里仿佛已经灌满了水泥,双腿沉重无法抬起。

  仿佛受着某种本能的触动,她张开了嘴,猛地咬下了自己的舌头。

  剧烈的疼痛让她的灵魂获得了短暂清醒,连带着她的身躯也如同被无形的力托举起来,轻松了些许。

  她毫不犹豫,伸出手去,一把抓住了坐在轿厢中的少女,将她扯了出来。

  那回荡在整个广场的乐曲和合唱在这瞬间宛如被按了暂停键一般戛然而止,那跳着扭曲舞蹈的白袍男人的动作也在这瞬间僵在了原地。

  些许零散的记忆在脑海中浮现,短暂获得清醒的瑞琳来不及任何的思考,她抬头看了一眼四周还没醒过来,有些迷惘的人们,看向这些人们背后的建筑。

  最终,她的目光落在了那从城市中心熊熊燃烧而来的火焰上,落在了那高耸的方尖碑上。

  然后她毫不犹豫,背着的金发少女,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冲下了高台,从人群的缝隙中冲出,冲向那熊熊燃烧的火海。

  砰——

  白袍男人向后仰倒,身体摔在祭台之上,

  直到此刻,所有人都才如梦初醒。

  “啊!着火了!”

  “快跑!快跑!”

  尖锐的叫声一瞬间回荡在人群中。

  短暂恢复自由的祭品们立刻顺着人群开始奔逃。

  慌乱和恐慌迅速在广场中蔓延。

  “圣女被带走了!!!”

  很快,有人发现了祭台上的空缺,也发现了已经挤出人群的瑞琳,“抓住那个女人!!!”

  零散的卫兵迅速汇集起来,逆着慌乱的人群,向着背着金发少女的女子追去。

  ······

  轰——

  喷吐的火舌掠过房屋的边缘,然后伴随着一声剧烈的声响,那在火焰中的坚固小楼瞬间遍布密密麻麻的裂痕,然后轰然倒塌。

  而不仅是这一座小楼,周围在火海包裹中的一座座楼宇,也在几乎前后脚的时间,在那无形的气浪震颤下,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一座座的崩塌。

  尘埃与火焰映照在一起,而那澎湃的火舌也飞舞着,照耀着站在这一片废墟最中心,方尖碑下的两个身影。

  “有点本事,老二死在你手上不冤,我警告过他很多次,要学一些格斗技巧,他那点力量遇见真正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战士未必依旧有优势,但是他不听,”

  那干瘦的白发老人活动了一下筋骨,“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是他咎由自取,年轻人,你很不错,”

  他踩在已经碎成石块的大理石地面上,如同举剑一般举起了手中的碧绿拐杖,看着不远处的何奥,“但如果只是这点本事的话,下一招,你就死了。”

  何奥双手紧握着无影剑,微微展开手,看了一眼血肉模糊的手掌。

  刚刚那一次交锋,他已经有所预料,提前用神识覆盖了手掌,但即使如此,从剑刃上反震的力道,也撕碎了他手上的血肉。

  仅仅刚刚那一下交锋,眼前的虎杖老人就爆发出了近万的力量。

  现在何奥把郝毅分身所有技能加上,应用改进后尖端增幅达到30%的长兵器武技,才能勉强达到近万的力量。

  而且很显然,这并不是对方的极限,刚刚那只是一下试探而已。

  何奥的目光扫过虎杖老人的身躯,他与之前何奥遇见的其他荣光会成员相似,也有五颗能量汇集点。

  只是这五颗能量汇集点都汇集在一起,盘绕在他胸口正中的位置,看上去与一颗能量汇集点无异。

  而除此之外,何奥也发现,伴随着眼前老人的每一次呼吸,他体内的能量回路就会闪烁一下。

  某些无形的力量从空气中,从大地里源源不断的蔓延进他的身躯,补充他的消耗。

  似乎,只要他站在地上,仍在呼吸,他的力量就是无尽的。

  何奥看着老人那苍白的须发,对方力量更强,并且自带无尽体力外挂。

  这种情况下,想要赢,只能抓住某种转瞬即逝的机会,或者创造某种转瞬即逝的机会。

  “想好了吗?年轻人,”

  虎杖拿起手中的拐杖,“想好了,就开始吧。”

  他的身影瞬间消失,速度比刚刚与何奥交锋的时候还要快上数倍,几乎转瞬间,就出现在了何奥的面前。

  那碧绿的拐杖瞬间向着何奥面门劈来。

  这一切实在太快了,何奥的瞳孔骤然收缩,他抬起手中的无影剑,仓促的迎向拐杖。

  但下一秒,他的身影就宛如闪现一般出现在了原本所站的位置后方,靠近了那巨大的方尖碑。

  他只是为自己的闪避做了一个假动作。

  砰——

  但很显然,这个假动作并没有骗到虎杖老人,那拐杖还是敲在了何奥的身前,被无影剑挡住。

  二人交锋掀起无形的风暴,吹过周围的火焰,将原本处在外围的一些楼宇也接连震塌。

  虚空都仿佛在这一刻震颤起来,光洁的方尖碑幻影表面上也荡起连绵的波纹。

  噗——

  何奥吐出一口鲜血,身子向后飞出,好不容易才停在这方尖碑幻影之前,后背几乎贴住了方尖碑。

  虎杖老人手握着拐杖,身影后退,瞬间出现在了原来所站的位置,他看着何奥,手握着拐杖,沙哑道,“身法不错,年轻人。”

  刚刚何奥向后闪现的动作差点就欺骗了他,但是在最后一刻被他识破,紧随而至,跟着何奥的步伐拉近了距离。

  虽然没有一棍敲死何奥,但是也伤到了何奥的身躯。

  “你的身体比我想象中的要孱弱,年轻人。”

  老人再次举起了拐杖,看着何奥,沙哑着笑道。

  “你的动作很快,”

  似乎是身体大面积触碰到了方尖碑,导致听到了某种扭曲的呓语,何奥面色痛苦的向前移动,让身体脱离了方尖碑,他看着老人,咬紧牙关,继续说道,

  “现实世界恐怕没有这样的身法,你的身法来自遗迹?”

  刚刚虎杖老人的身法速度,普通的B级甚至捕捉不到残影。

  何奥依靠真理之眼蔓延的力量,才能勉强捕捉到对方的行动。

  而说话的时候,他已经将主体意识回归了本体,将神识浸入了润血的玉坠这个能提高悟性的超凡物品,开始参悟虎杖老人的身法了。

  “我们本身就是遗迹文明的延续,”

  虎杖老人摇摇头,他注视着何奥,“天生就比你们这些落后的猴子更加文明。”

  “什么意思?”

  何奥眉头一挑。

  “想知道?!”

  虎杖老人抬起手杖,再次瞬间出现在了何奥的面前。

  无影剑与杖身再次撞在了一起。

  砰——

  何奥身子一颤,鲜血从他嘴角溢出。

  紧接着,虎杖老人手臂一颤,二段力量爆发,无影剑瞬间被下压,锋利的剑刃几乎抵在了何奥的鼻尖。

  这次似乎是某种特殊的武技,撞击的冲击力比第一次更大,何奥的身形下曲,些许鲜血从他的身体肌肤上渗出。

  他的后背再次贴在了方尖碑上,剧烈的痛苦再次蔓延上了他的脸颊。

  他注视着渐渐离去的老人,努力回忆着刚刚老人适用武技时肌肉和能量回路的变动。

  而这个时候,虎杖老人已经再次回到了原来所站的位置,微笑着看着何奥,“年轻人,你的意志力很强,”

  他把握着手杖,回看了一眼火焰中的城市,又抬头看了一眼那高耸的方尖碑,笑道,

  “你看着这里的建筑是不是有中土的风格?这其实并不是中土的风格,而是遗迹的风格,

  “与你们这些强盗一般的猴子不同,我们是遗迹文明真正的传承者,

  “包括这座荣光之城,也是遗迹专门留给我们的栖息地。”

  他看着何奥,继续说道,“你不是很好奇‘毁灭者K’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吗?你没有发现这位神明出场的时候都与遗迹有关吗?你没发现祂每次都没有显现出完整的身躯吗?

  “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位神明就是与遗迹有关,祂是遗迹的神明,自然也是我们这些遗迹文明传承者的神明,

  “而且祂现在状态并不好,正需要我们的献祭,才能恢复完整的身躯,开创新世界。”

  他目光微眯,看着何奥,“年轻人,我看过你的资料,三大组织的蠢货怀疑你来自遗迹,但是看起来,你似乎对遗迹一无所知?”

  何奥:······

  槽点过多,以至于他都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吐槽。

  他一度真的以为这家伙要讲什么惊天大秘密了。

  不过这家伙似乎真的相信这些。

  与第二副会长不同,眼前的虎杖老人是唯一一个接触过那个神秘的荣光会会长的,他对那个会长十分崇拜,几乎完全相信对方说的话语。

  他手下的人会认为荣光会借用‘K’的名义,完全是想趁机捞一笔。

  而他虽然也确实想捞一笔,但也有一部分是真的相信‘毁灭者K’这个故事的。

  此刻虎杖老人心情很好,所以他才愿意说这些。

  何奥也知道他心情很好,因为他刚刚的几招都没有下死力,他把握住了何奥的极限,然后刻意把何奥压制在方尖碑前,戏弄何奥。

  就像猫戏老鼠一样,想一点点的把何奥的虐杀在这里。

  他似乎对刚刚何奥的嘲讽还耿耿于怀。

  看着虎杖老人自信的笑容,何奥缓缓开口,用副本世界,也就是遗迹第二区的语言结结巴巴的问道,“你知道联邦吗?”

  听到何奥的话语,虎杖老人微微一愣,然后疑惑的说道,“你叽里咕噜说什么呢?”

  听到他的话语,何奥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叹息一声。

  这一瞬间,虎杖老人轻而易举的捕捉到了那个年轻人眼中的嘲弄和耻笑。

  “你找死!”

  他愤怒的抬起了手中碧绿的拐杖,身形瞬间出现在了还站在方尖碑前的何奥身前。

  这一次,何奥没有硬挡,而是身子侧开,大半身躯没入方尖碑中,面露痛苦的向着侧面闪开。

  看着何奥的动作,虎杖老人身子一顿。

  此刻何奥大部分身躯都在这高耸的方尖碑幻影中。

  而他要攻击到何奥,也要把手中的拐杖甚至部分的身体‘追入’幻影。

  他曾经听过会长的告诫,真正的‘通天塔’虽然已经离开了荣光之城,但是这里残留的幻影,也具有大量的污染,不能靠近。

  这也是他第一次集中何奥,发现何奥退到了方尖碑之前,就立刻收手的原因。

  但是,通过刚刚何奥的动作,他发现,眼前方尖碑中的污染,似乎比他想象中的要弱很多,至少没有碰都不能碰那么恐怖。

  眼前比他弱的多的年轻人,接触到了幻影的污染都只是面露痛苦,看起来这污染也没什么好怕的。

  但是会长的教导依旧回荡在他的耳畔。

  如果他一直这样畏畏缩缩,这小子躲进方尖碑幻影里他就攻击不到的话,他就没办法快速杀掉这小子了。

  这一刻,他面临了抉择。

  在短暂的一瞬的思考之后,他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碧绿的拐杖继续向前,猛敲向方尖碑中的青年。

  他的动作非常克制,尽量让自己肌肤不要触碰到方尖碑。

  但即使如此,些许呓语也在他脑海中炸响。

  然后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他就感觉到了自己的拐杖,这次并未敲在那把剑上,而是似乎被一双手硬生生抓住,然后顺势猛地向前一拉。

  老人的身躯在极短的时间内,整个触碰到了那高耸的方尖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pcem.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pce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