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第 20 章_不要乱碰瓷
笔趣阁 > 不要乱碰瓷 > 第20章 第 20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0章 第 20 章

  第八天。

  又有二十多位炼器师弃权离开,基本上是锻造材料出现差错,再重来一遍时间不够,只能放弃。

  这期间,全嘉英早已经用灵火将刀锻造成型,再进一步操控灵力雕刻完善刀的细节。

  灰银色刀柄雕刻出繁复凸线,如同扭动的枯枝条朝光亮刀身蔓延,只差纹路还未刻画上去。

  一把刀上的肌理纹路决定着将来修士用刀时发挥的极限,而稀有纹路复杂多变,因此全嘉英提前用颜青料笔小心翼翼在刀身上慢慢描摹下要刻的纹路。

  三个月前受那两个被修复好的风纹思路影响,全嘉英又重新捡起残缺纹路书籍看了一遍,较之当年,他的水平进步不止一点,更能看懂纹路结构,因此他决定选择继续用自己修复好的纹路。

  破冰纹、旋风纹分别画在刀身正反两面,两个皆为残缺纹路,是全嘉英花了一段时间才修补好的。画完后,颜青料瞬间便干了,随后他指尖升起一股细灵力,顺着痕迹慢慢刻出纹路。

  做这一步时,饶是全嘉英,额间也冒出了细汗,他在紧张最关键的一步,稍有不慎,整把刀便全毁了。

  毕竟炼器师到最后一步失败,又重头来过的事情太常见了。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炼器室也备受瞩目。

  “疯了吧,颜青料笔都不用。”

  “我看肯定要失败。”

  “浪费材料!”

  破元门围观的弟子们议论纷纷,原来西玉也开始定型,却根本不用颜青料笔。

  颜青料画在法器上,既不会影响材料属性,又容易去除,是炼器师必备的东西。

  而炼器室内,西玉正在聚精会神给刀身刻纹路,不知道压根没有这东西,抠惯了的人,根本不想多花一块下品灵石。

  大师姐把那本残缺稀有纹路刻在玉简上,让他们自己推导,西玉每推出一个纹路,就天天在地上、树上、手上画,早已经熟极而流,压根用不着提前拿颜青料笔描摹。

  她一边控制灵力在刀身上刻纹路,一边心想筑基期果然不同,灵火也浓厚了不少,可以炼制好一点的材料。

  因为少了一道步骤,西玉比全嘉英还要先完成,等她停手的那瞬间,外面所有观看的人都知道她成功了。

  “……居然没失败。”

  “没想到还有点本事。”

  “还不知道那法器拿出来什么水平呢。”

  站在周围的破元门弟子们小声嘀咕。

  “她是筑基前期的炼器师,比不上嘉英。”破元门掌门旁边的一位长老道,“材料都不能完全炼化。”

  全深手搭在膝盖上,片刻缓缓道“只看冷静胆大,她确实比筑基前期的嘉英要强。”

  此时,已经第十一天了。

  夏耳和明流沙也快炼制完自己的法器,至于叶素要落后于这几个人的进度。

  因为她一直在思索如何将所有材料运用在一种法器上,最后选定做月牙铲,前端为弯月形的铲,后端则是斧状铲柄,且左右挂有两个圆环。

  月牙铲不难炼制,关键在于后端斧状铲上挂的两个掌心大的圆环。

  一般而言,这两个东西可要可不要,只是为了造型和声音好听而已,但叶素改了,她挂上去那两个圆环可以拆卸下来,当另外一种法器。

  后面四天的时间,叶素全花在了炼制圆环上。

  张长老视线落在被叶素立在一旁的月牙铲半成品,眉心直跳,无论炼制什么法器,炼器师都有自己的喜好风格,他以为能炼制出雾杀花这种飘渺又带着漫天杀意法器的人,应该会炼制飘灵而又有杀伤力的法器,绝不是这种大开大合,还带着一股粗糙味的……月牙铲。

  太丑!太钝了!

  和雾杀花相比,根本是天壤之别。

  张长老伸出一只手捂住眼睛,他感觉自己被伤害了。

  叶素自然不会知道外面人的想法,即便知道也不会在意,她全部心神皆在两枚圆环上。

  这两个圆环甚至能戴在手上当暗器,她还在里面加了音石,和月牙铲相互撞击时,发出的声音会令对手不适。

  ……

  十五天一到,所有人从炼器室内出来,只有完成炼制法器的人才算通过比试,随后要将他们锻造炼制好的法器上交,供长老们在试炼场上当众测试,分出前十名。

  全嘉英走出炼器室,他耗费太多心神,以至于对法器炼制成功的结果,并未有太大波动。

  反观西玉和明流沙、夏耳他们,虽掩盖不住疲惫,但眉眼间都是兴奋。

  “大师姐,我们出来这一趟值了!”夏耳从人群中挤到叶素身边,“那么多好材料,我居然能炼制,还不要钱!”

  “大师姐,你炼了什么法器?”西玉在最后面的炼器室,过来时,叶素早上交了自己炼制的法器。

  “月牙铲。”叶素赶在最后一刻,才把圆环装上去。

  为了在规定时间内将所有材料堆上去,叶素炼制的这把月牙铲十分粗糙,柱体原本需要刻纹路,她没刻。

  不过法器大体已经成型,可以使用,到时候能将炼制好的法器带走,她再继续刻也一样。

  “我用了六种材料。”西玉显然对自己这次的炼制十分满意,“剩下四种材料摸了一遍,炼化不了就算了。”

  “三师姐,你才摸了一遍?我每种材料至少摸了两遍。”夏耳想起那些没炼化的材料,口水都快掉下来了。

  明流沙伸出手指“五、遍。”

  他们三人才刚刚筑基,灵火不稳,加上有时间限制,根本没办法将所有材料炼化,只能选需要的几种材料炼制合适法器。

  说话间,前面的人群开始移动,往破元门试炼场走。

  这些人在炼器室内待了整整十五天,几乎没有怎么合眼,身心俱疲,本该去休息。不过此刻所有人都亢奋地等着结果,也不差这一会,所以到了试炼场,长老们直接下来开始检验炼制好的法器。

  这一道步骤至关重要,有些看起来炼制不错的法器,一拿上台,被长老灌入灵力还未使用,便当场碎开。

  “怎么会?我明明炼制好的!”

  “不可能!”

  望着台上碎裂的法器,有的炼器师难以置信,稍微承受力差些的人,直接晕倒了。

  容初秋站在试炼场中间维持秩序,她抬手往下一压,所有破元门弟子立刻噤声,受他们影响,其他散修也纷纷安静下来。

  “炼器是一件繁复庞大的事情。”容初秋扫过台下所有人,肃声道,“型只是炼器的第一步,真正的法器需要承受修士磅礴灵力,才能发挥到极致。”

  原本在十五天炼制完一把法器的人便不多,再排出那些无法承受灵力碎裂的法器,真正能用的法器竟然只剩下不到五十件,其中破元门弟子又占大头。

  “大师姐,我们能拿到奖励吗?”夏耳探着头眼巴巴往上看。

  “能进前十。”叶素笃定道,破元门弟子水平似乎一般,通过的那些法器,只有一把刀还不错。

  若是破元门的长老们知道叶素想法,恐怕会当场怒发冲冠,除了比不过斩金宗,他们破元门弟子炼制的法器,拿出去卖,哪家法器行不抢着要。

  容初秋手一扫,四十八件可用法器便飞了起来,悬空在试炼场上“若有外来炼器师进入前十,可得到材料奖励,同时能加入破元门,成为内门弟子。”

  此话一出,底下一阵骚动。

  至于千机门几个人,耳中只听得见‘材料奖励’四个字,来一趟破元门,不光能蹭灵气,还能带走炼制好的法器和一份材料奖励。

  叶素心想以后怎么也得让师弟师妹们也来蹭一蹭这种好事。

  台上长老们开始用四十八件法器依次斩向试炼石,观察法器威力,记录下来,再商议法器前十的排名。

  “……接下来是房修炼制的梅剑。”台上张长老照例喊了一声,挥剑砍向试炼石,才一剑便在上面产生了深痕。

  这试炼石和最初投选的试炼石有所不同,坚硬程度更深,专供筑基期的炼器师测试法器。

  破元门弟子不由欢呼一声,喊着房师兄。

  房修颇为得意,他虽比不上师弟,但在破元门一干弟子中,也算上佼佼者了。

  然而他的得意并没有维持多久,明流沙的乌鞭、夏耳的月枪、以及西玉的不平刀,个个痕迹比他还要深。

  其中又以不平刀造成的痕迹最深,几乎要将试炼石砍断。

  这次大概是材料偏向原因,明流沙和夏耳皆选择炼制自己不算擅长的法器,威力确实稍弱一点。

  很快便轮到全嘉英的法器,几位长老对视一眼,最后还是由张长老来测试。

  刀一挥,便带着寒峭冰意,这不算完,等挥刀过去时,刀尖灵力如同旋风疾速转动,才触及试炼石,一整块便直接裂开,最后缓缓滑落在地。

  一片安静后,所有破元门弟子都开始欢呼。

  这时,全深忽然出声“换一块试炼石。”

  试炼场周围顿时安静下来,因为这次搬来的是供金丹境界炼器师用的试炼石,平时只有破元门执事炼制的法器才能在上面留下痕迹。

  张长老再一次握紧刀把,挥刀而去。

  “……”

  “师弟,厉害!”房修猛然转头,用力拍着全嘉英的肩膀。

  此时,台上那块新搬来的试炼石,被深深打出了一道痕迹,普通金丹中期的炼器师都不一定能留下这么深的痕迹。

  全嘉英心中松了一口气,面色却不显“后面还有几件法器。”

  “后面那几件,一看就不行。”房修兴高采烈,“师弟,这次百青榜的排名一定能升上去,指不定比斩金宗那两个人还强。”

  全嘉英摇头,他和斩金宗弟子交过几次手,那两人水平极强。

  此刻周围破元门弟子还沉浸在全嘉英那把刀带来的威力中,压根没心思看后面那几件法器,反正肯定比不上全师兄。

  “最后一把法器,叶素的月牙铲。”台上长老喊道。

  闻言,全嘉英视线落在月牙铲上,神色怪异,这把法器炼制未免太过潦草,以至于他很难相信雾杀花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他偏头遥遥看向人群中的叶素,她锻造水平似乎降得太快了些。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pcem.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pce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