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打茶围新玩法_逍遥小儒仙
笔趣阁 > 逍遥小儒仙 > 第77章:打茶围新玩法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7章:打茶围新玩法

  第九楼台今日又一次受到了太白的冲击。

  一月文圣榜登顶,还可以说是灵光一现。

  可现在,又一次拿出诗作,直接从三家书院还有话本原作者手中拔得头筹。

  这可不是什么灵光一现了。

  而是实打实的才华横溢。

  大家都是同时拿到《呓语》初稿的,楼上那些能工巧匠更是早拿到好几天。

  结果,这位太白再次技惊四座。

  人比人要气死人哪。

  众人不由感慨地摇摇头。

  书院在外人眼中已是理想之地,但书院学子众多,内部的竞争压力极大。

  不是谁都有资格去争夺官位的,也不是谁都能获得书院垂青。

  修身院只是学习阶段,通过修身院考核,才能进入天地院。

  光是东岳分院的天地院,就有四山,每座山又有十座楼台。

  能进入天地院的文士都已经是优中选优了,要在这么多优秀文士学子中脱颖而出,难度可想而知。

  而太白,这个刚来天地院一个多月的新人,便以不可思议的冲天之势飞速提升。

  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这次《相思二首》被丛文书局选中,恐怕三月文圣榜又要再掀风云了。

  如果只是超出一点,众人还会有嫉妒之心。

  可现在太白超出的层次太多了,这种嫉妒便也只能化作无力的感叹。

  至于让太白消失,更是想都别想。

  敢对同窗下死手,书院的铁血屠刀可是连四品顶级强者都斩过。

  对这种注定要平步青云的同窗,再不趁早打好关系,以后可就没机会了。

  散值后,

  李长安总算可以逃离众人的灼灼目光,在周子瑜和安南的带领下,直奔教坊司而去。

  教坊司隶属礼部,和外面的青楼不一样,没有富丽堂皇的高楼,而是在一片高墙院落之中。

  “这一整片都是教坊司,今天李兄第一次来,我们就去彩依姑娘的灵犀院,玩点清淡的。”

  安南今天极为高兴,走在前面引路。

  李长安跟在后面差点没傻眼,教坊司可比自己在的桐庐胡同地段还要好。

  可万万没想到,仅仅只是一个花魁的院子都有这么大。

  院外站着人高马大的护院,里面十几名侍女,都是个顶个的漂亮,如果放在外面的一半青楼里,估计都能抢一抢花魁的位置。

  三人来的时候,彩依姑娘正在主持今晚的打茶围。

  打茶围,又叫打茶会。

  具体来说就是到青楼品茶喝酒聊天。

  越是高端青楼,打茶围就越显雅致。

  尤其是教坊司这种隶属礼部的官方青楼,更是把附庸风雅做到了极致。

  寻常时候花魁不会轻易露面,但会由花魁的贴身侍女来主持,大多以行酒令为主。

  若是谁能在当晚拔得头筹,就有机会获得花魁青睐,一亲芳泽。

  但花魁毕竟是花魁,有挑客人的资格,所以今晚彩依姑娘亲自出来主持,庭院里的一帮男人们个个都铆足劲,想要在佳人面前表现一番。

  三人找了处石桌坐下,一旁的侍女见到安南,立刻迎了上来,把今日的行酒令说了出来,“今日是诗词令,以情为题。”

  安南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端坐在最前面,着一袭三彩云锦的佳人。

  周子瑜笑了笑,“彩依姑娘可是安兄的禁脔,这帮家伙再怎么表现也只能远观,连一根指头都碰不到。”

  李长安也把目光投向这位慕名已久的彩依姑娘,想看看让安南一直心心念念的彩依,到底有何过人之处。

  入目第一印象,就是柔弱,身形欣长,比嫂嫂和小妹还要高出一些,但五官却精致小巧楚楚动人。

  鼻尖还有一点淡淡青痣,别有一番韵味。

  彩依的依,是杨柳依依的依,柔弱的让人忍不住怜惜。

  怪不得让安南挂念。

  李长安请侍女帮忙送信回家,今晚和同窗喝酒,不知什么时候回去,不用等自己。

  三人并没有参与这一轮诗词令,只是静静等着。

  彩依见到安南过来后,眼中也多了丝光彩,一轮诗词令结束,便起身告辞。

  众人见今晚没有一亲芳泽的机会,只能遗憾地陆续告辞。

  这时彩依姑娘的贴身侍女才过来请三人入内院。

  三人跟着侍女走进东厢房,脱去靴子步入其中,整间东厢房都铺着织皮毛布,可席地而坐。

  “今日李兄做主,我们听李兄的。”安南像来到自己家一样,坐在低矮方桌前。

  彩依没有再穿那身犹如孔雀般的彩衣,而是换上一身淡雅素装,朝李长安和周子瑜欠身行礼后,坐在安南身边。

  彩依的两名贴身侍女,则坐到李长安和周子瑜身边服侍。

  李长安不动声色拉开距离,“多谢姑娘,我自己来就好。”

  周子瑜倒是上手很快,直接把侍女拉入怀中,爽朗笑道,“李兄还是放不开啊,莫非真是童男不成?”

  此话一出,东厢房内的女子全都看向李长安,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

  大晋十五岁即可成婚。

  眼前这位身材修长相貌俊秀的李公子,能和周公子安公子一起,必定也是身份不凡。

  此等人物,竟还保有童贞?

  当真不可想象。

  “今天这酒还想不想喝了?”

  李长安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没再阻止侍女服侍,但也仅限于在一旁斟酒添菜,像周子瑜那样上下其手却是没有。

  他自认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要不然也不会对柳知音动了邪念。

  但要是让自己这辈子的第一次丢在教坊司,想想都觉得不甘心。

  周子瑜赶紧举杯,“来来来,先喝酒再说。”

  三人喝上一杯,安南搂着彩依的纤腰看向李长安,“今晚咱们玩什么?”

  “反正不要什么诗词令,有李兄在,整个东岳郡的文人墨客来,都只有败北的份儿。”周子瑜直接说道,

  “干脆划拳吧,三个人不尽兴,把外面的侍女全都喊进来一起。”

  周子瑜这话一说,彩依还有两个贴身侍女全都看向李长安,美目里满是疑惑。

  能让周公子如此吹捧。

  这位新来的李公子,好像和一般的文士公子不一样。

  处处透露着神秘。

  安南在彩依的耳畔轻声说了两句,彩依的眸子顿时一亮,檀口微张。

  “怎么?心动了?”安南叼住彩依粉嫩的耳垂,低声道。

  彩依双颊绯红,呼吸顿时急促起来,羞的低下了头,一言不发,任由安南轻薄。

  李长安已经没眼看了,一个是弱里弱气的花魁,另一个则是比女人还美的安南,这番动作看起来,冲击力十足。

  好似两朵娇艳的百合,美的惊心动魄。

  “行了行了,再这样我可就走了啊。”李长安吃了口菜,嚷嚷着,“诗词令投壶之类的没什么意思。”

  “今天我们玩点有意思的。”

  安南和周子瑜赶紧看了过来,“玩什么?”

  “俄罗斯转盘。”李长安神秘一笑。

  “鹅什么螺蛳转盘?”除了李长安外,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

  稀奇古怪的名字,听都没听说过。

  李长安请身边侍女拿六个杯子,再拿一枚骰子来。

  “玩法很简单。”李长安在骰子上写下数字,又在六个杯子上写下数字,

  “掷骰子,哪一个数字在上,就往哪一个杯子里倒满酒。”

  “下一个人继续掷骰子,如果掷到空杯,就把空杯倒满酒,如果掷到装满酒的杯子,就把这杯酒喝光。”

  “听明白了吗?”

  规则很简单,周子瑜和安南的眼睛登时就亮了,“这玩法倒是新奇,赶紧赶紧……”

  几人干脆又抬进来一个方桌,专门玩这个……鹅螺蛳转盘。

  李长安看着这几个人兴奋的神情,微微一笑。

  这帮新手,估计很快就能被自己虐趴下了。

  前世,我可是号称酒桌掷骰子大王的存在啊!

  ……

  两刻钟后,

  李长安有种哔了个狗的感觉,不可思议地看向周子瑜,“你特娘的是不是作弊了?”

  周子瑜抱着侍女哈哈大笑,“老子可是八品马上快升七品的武夫,骰子在竹筒里的力道我还控制不了?”

  李长安又看向安南,“你又有什么诀窍?”

  安南耸耸肩,笑的“花枝乱颤”,“不好意思,这段时间文法上略有突破。”

  李长安一脸不服气,“不行不行,我们再换一个玩法。”

  “这次玩什么?”

  “划拳猜数!”

  ……

  一刻钟后,

  李长安满脸通红,晕晕乎乎,摆着手大喊,“不算不算,再换一个。”

  “这次换什么?”

  “数青蛙!”

  ……

  又一刻钟,

  彩依和两个贴身侍女早就喝醉下去歇息了,周子瑜又喊来其他侍女,又是一番酣战。

  李长安实在坚持不住,靠在侍女肩上,世界观都感觉快要崩塌了,

  明明是自己提出来的玩法,结果等这两个家伙熟悉后,自己压根就没赢过。

  “老子还就不信了,今天你们俩必须倒下。”

  “哈哈,李兄终于也自称老子了,来来来,看我们谁是谁老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pcem.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pce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