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镇抚使李长安_逍遥小儒仙
笔趣阁 > 逍遥小儒仙 > 第420章:镇抚使李长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20章:镇抚使李长安

  功德碑已经有十余年没有出现过了。

  上一次出现,还是十二年前,北境山海城之战虽然惨败,但有数十位三品大儒浴血奋战,拼死拦住了南下的妖族大军,最终死去十人。

  最后朝廷为那死去的十人,立下了功德碑。

  可这一次,不是为故去之人,而是为活着的人。

  并且还是涉及如此大范围,可谓世所罕见。

  当第一个名字出现,便散发出让人为之侧目的璀璨光环。

  这圈光环,从光柱上散开,迅速向外扩张,而后辐散向文昌碑所在的城池。

  天空中下起了淡淡的光雨,好似春雨一般,沁润着所有百姓。

  一座座文昌碑上的一道道光柱升空,再加上散发出的光晕,在短短时间内,笼罩了整个大晋。

  每一个大晋国土上的百姓,都得到了光雨的洗礼。

  紧接着就是第二个名字,又是一圈光晕涤荡开去,沿途落下点点光雨。

  无论是在街上行走的路人,还是早已在田间劳作的农夫,亦或是还在床上躺着的百姓,都得到了光雨的滋养。

  第三个名字,第四个名字……

  每一个名字出现,都会散出光晕,洒下光雨。

  这是国运对登上功德碑者的赐福,也是这些登上功德碑者将气运撒向人间,滋养万灵。

  而得到气运滋养的百姓们,也会将此人的名姓记在心里,反过来又会反哺这些立下大功的人。

  世间万法莫不如此。

  生息之间,乾坤契合。

  “这是我的名字!”乌山郡则是陷入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不断有人在高呼。

  看到自己的名字被功德碑记载,通过文昌碑名传天下,而且还有如此神异的景象。

  每个人的心里,都是由衷的感到惊喜和自豪。

  “这次回去,我看家中还怎么说我不务正业,哈哈……”

  “岂止如此?他们还会感到与有荣焉,这可是名传天下的大好事,我们为南方数亿百姓做了这么多事,如今终于有了回报!”

  所有人都很兴奋。

  一开始出现的名字,还只是南巡镇抚司的差役。

  没有出现名字的人,全都抬着头,等待自己的名字光耀天下的那一刻。

  哪怕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也足以让他们骄傲地抬起头。

  周围的同僚们,也都在拱手道喜。

  大晋百姓也纷纷抬起头,看着天空中出现的异景,感受着身体因为光雨而得到洗礼,也将那些名字看在了眼中,记在了心里。

  越往后,光晕就越强,洒下的光雨也就越密。

  这一刻,举国为之振奋。

  明明是早晨,天光已然大放,可天地间却飘洒着光雨,即便阳光在照耀,也依然无法掩盖这些光雨的存在。

  李长安坐在院子里的栏杆上,抬头望天,心里同样极为期待。

  麾下的二十一位主事司务,也都聚在这里。

  这一次不需要修炼,国运的洗礼,气运的加持,会在潜移默化中提升着他们的修行。

  哪怕是突破,也可能需要一些时间的沉淀。

  反正功德碑在那,又跑不掉。

  现在,谁还有修炼的心情?

  封不疑早就忍不住了,抱出了十坛酒,然后开始轮流倒酒。

  “大人。”封不疑抱着酒坛,来到李长安跟前,给李长安也倒了一碗。

  李长安笑着接过酒碗,朝其他人举了起来。

  众人也都举起酒碗,一口喝完。

  接下来就是你一碗我一碗,谁都没有拘束。

  今天是丰收的日子。

  肩上的重担彻底消失,再不尽兴喝酒,往后估计很少有这样的日子了。

  “封兄,你说我们的名字什么时候出现?”有人笑着问封不疑。

  封不疑想了想笑道,“我还真知道。”

  众人齐齐看过去,颇为诧异,“你怎么知道?”

  封不疑一口喝干碗里的酒,然后说道,“肯定在大人前面出现就是了。”

  “切……”

  大家忍不住嘘了一声。

  李长安靠在亭子的立柱上,抬头看着天,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旁边薛世清见状又给他倒了一碗。

  “大人,这近两年光景,承蒙大人不弃,若非大人教导……”

  话没说完,就被李长安摆手打断,

  “感激的话待会儿再说,等你的名字出现在天下人的面前,你我再共饮。”

  薛世清激动地点点头。

  谁能想到?

  原本只是想过来蹭一蹭功德碑,没想到在李长安麾下,反而获益良多,回顾这近两年光景,当真感慨万千。

  李长安不愿再让其他人来敬酒,索性自己拿了一坛酒,自斟自饮起来。

  直到现在,他还有些不敢相信,好像还在梦里。

  要说南方赈灾,压力最大的当属自己。

  无论是大方向的确立,还是各项政务的施行,几乎都有他的影子。

  南方赈灾万一失败,朝廷的惩处暂且不谈,他自己都过不了心里这一关。

  因为很可能是自己的无能,才会让那么多百姓还在受苦,浪费那么多宝贵的时间。

  万幸的是,南方赈灾不仅圆满完成,而且还得到了超出预期的效果。

  这么长时间大兴土木,给南方三府打下了极好的底子,未来这里很可能会是大晋最繁荣富庶的地方。

  没完成之前,是莫大的压力。

  现在看起来,就是莫大的成就。

  天空中,一个个名字还在闪烁着光辉,天空中的光雨根本就没停过。

  反而有越来越密集的趋势。

  当真像是来到了仙境一般,美景如画,好似江南落雨,如梦如幻,让人忍不住沉沦其中。

  半个时辰后,差役的名字全部结束。

  下一刻,文昌碑上的光柱再次扩张,从原先的三尺,变成了现在的六尺。

  紧接着便是主事司务的名讳,照耀当空。

  而这一次,更加璀璨夺目。

  同时光柱上逸散出的光晕,也从一圈变成了两圈。

  天空中的光雨从小雨,逐渐向中雨转变。

  所有人都听到了四面八方的欢呼声。

  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想要看自己的名字什么时候出现。

  而李长安院子里,到现在都还没有人出现。

  众人越发激动。

  越往后出现的人,得到的气运越多。

  他们排在后面,结果不言自明。

  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斥着期盼的神采。

  终于,院子里响起了欢呼声,

  “是我,是我!”一名司务惊喜地站起身,大声高呼。

  旁边人也都激动万分,纷纷道喜。

  那人赶紧跑到李长安身边,重重弯下腰,朝李长安恭敬地行上一礼。

  李长安从栏杆上跃下,扶起此人,“不用谢我,这些都是你应得的!”

  “来,我们喝一碗!”

  “是,是……”那司务此刻已经喜极而泣,和李长安喝了一碗酒之后,再次抬起头看向天空。

  激动喜悦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但没人会在这时候笑他。

  李长安的酒碗刚放下,院子又有人亢奋地站起身,“是我,那是我的名字!”

  “你们快看!”

  天空中的光雨洋洋洒洒,这样的场景,让人忍不住热泪盈眶。

  李长安想阻止此人行礼,但那人还是恭恭敬敬行上一礼,然后和李长安喝了一碗。

  院子的欢呼声此起彼伏。

  他们的功劳,在南巡镇抚司中极大。

  有的甚至已经排在了参议后面,就算是参议都比不上他们。

  这样的殊荣又怎么不让人开怀?

  每个人的名字出现时,后面都会缀上职务。

  一眼便能看清楚。

  李长安身边已经站满了人。

  大家伙儿已经坐不住了,全都站了起来,伸长了脖子,翘首以盼。

  时间一点点过去,众人内心的热情越发高涨。

  终于,

  冉伯平的名字出现,他的功绩超过了一半参议。

  而他,才仅仅只是司务。

  而且从冉伯平开始,光晕从两圈增长到了三圈。

  天空中的光雨也开始向大雨转变。

  每一吸口气,都能感受到身体的每一寸血肉在欢呼,在雀跃。

  这是对他们的馈赠。

  经历过这一次洗礼,就算是最普通的百姓,也能消除身体中的疾病暗疾,身强体壮。

  冉伯平激动地快走几步,来到李长安跟前,要不是李长安眼疾手快拦住,差点就要跪下。

  李长安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主动给他倒了一碗酒。

  二人一饮而尽。

  过了一会儿,薛世清也被众人喊了出来。

  他的名字照耀当空,散发出的光雨浓郁如云。

  虽然也是三圈光晕,但光雨明显又变大了一些。

  紧接着便是宋思仁、曾世才,还有封不疑。

  他们四人出现的时候,参议也只剩一两位了。

  可以说已经到了南巡镇抚司,最顶端的层次。

  四人也都齐齐朝李长安重重行了一礼,腰几乎弯到了地上。

  天地间的光雨,似乎变成了雪,洋洋洒洒,宛若实质。

  天空中的名讳,几乎要把太阳的光芒都要夺走了。

  饶是平时最大大咧咧的封不疑,此时也哭的像个孩子。

  几个人抱在一起,失声痛哭。

  在京城,谁吃过这样的苦?

  可是这近两年,什么样的苦没吃过?

  和百姓一起啃窝头,一起下地劳作,每天跑上百里。

  这样的日子,想都不敢想。

  而现在,终于有了回报。

  这一次回家,他们也终于不负列祖列宗的期望,可以昂着头进祠堂,告慰先祖了。

  即便是最严苛的家长,也挑不出半点毛病。

  “应该就快要到大人了吧……”

  “你说的跟废话一样,参议没两个了,大人肯定是参议第一。”

  “参议第一?我感觉很可能会超过一两个镇抚使。”

  “就是,大人的功绩谁能抹去?我敢说最起码能超过一半镇抚使。”

  “封兄,你就算想讨好大人,也不要这么说吧?”

  “去去去,我这是真心实意。”

  众人喜悦过后,也在讨论李长安的名字,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功德碑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越往后分量越重。

  李长安的名讳到现在还没出现,大家好像在等自己的名字一样,一个个兴奋无比。

  何止是他们?

  南巡镇抚司的其他人,也都在大声议论。

  都知道李长安的功劳极大,但到现在都没出现,实在让人惊叹。

  镇抚使,大家都没什么好说的,必然位居最高。

  可李长安只是一个参议,能不能超过一两个镇抚使,很让人期待。

  毕竟李长安麾下的几个人,明明只是主事,却超过了绝大部分参议。

  而且其他人,也都超过同层次官员一个档次。

  身为他们的上官,李长安很有可能会跨过天堑,和镇抚使站到同一个层次。

  终于,所有参议的名讳都已经出现过。

  可依然没有李长安。

  下一个名字,赫然是沈寒松!

  而他的职务,清清楚楚写着镇抚使!

  这下子,举世哗然。

  不仅是乌山郡的众人在惊呼,但凡知道南巡镇抚司的百姓,也都不可置信地高喊。

  镇抚使终于出现了。

  可李长安的名讳,依然没有出现。

  沈寒松的名字甫一出现,文昌碑的光柱再次扩张开去,化作九尺方圆。

  一圈又一圈光晕向四周扩散。

  整整五圈光晕,在无数人的惊叹中展开。

  天地间的光,化作大雪,纷纷扬扬,彻底将大晋的天地变成了神仙之境。

  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甚至落到身上,都没有立刻散去,而是像雪花一样,缓缓融化,滋养着身体。

  “李长安怎么还没出现?他真的超过镇抚使了。”无数人在感叹。

  “下一个应该就是了,他再逆天也要有个限度……”

  然而这句话还未落下,天空中紧接着出现了第二位镇抚使。

  韩守正!

  仍然不是李长安。

  众人都看麻了。

  李长安已经超过了两位镇抚使,简直超出了天际。

  难以置信!

  这时候,又有人提出了疑问,

  “怎么回事?那位神秘的第十三镇抚使也还没出现?”

  “至少沈大人和韩大人,我们都还见过,他们在南方也都亲临前线。”

  “难道第十三位镇抚使,一直在幕后做了很多事?”

  两个问题到现在,已经成了众人心中最大的疑惑。

  一个是,李长安到底能超过几位镇抚使?

  另一个就是,那位一直都没见过的第十三位镇抚使,到底何许人也?

  院子里,

  每当名字不是李长安的时候,众人就都在欢呼。

  因为这就说明,李长安又超过了一位镇抚使。

  当真是让人心神震颤,与有荣焉。

  欢呼之余,封不疑开口问道,“大人,第十三镇抚使到底是谁?”

  “那位大人为何从没出现过,还能有如此功劳?”

  其他人也都齐刷刷看向李长安,眼中满是疑惑。

  李长安难得有点压不住笑意,借着喝酒示意众人继续看,

  “诸位再看看就知道了,很快就能看到了。”

  然而,镇抚使的大名,不断出现。

  李长安的名字还是不见踪影。

  第十三位镇抚使,依旧保持神秘。

  大家的心里就像是被猫挠了一样,急的不行。

  天地间的气运大雪纷纷扬扬,将整个大晋都笼罩了。

  明明没有阻挡视线,却仿佛挤满了人间,每个人都在这一刻白了头。

  翰林院大学士沈寒松、户部郎中韩守正……兵部左侍郎蒲绍全、礼部左侍郎秦向明……

  一位又一位镇抚使的名字出现,在大晋上空洒下一片又一片气运大雪。

  然而,一直等到户部左侍郎邹伯勋的名字出现。

  李长安和第十三位镇抚使,依然没有显现于世。

  众人彻底愣住了。

  这……怎么可能!?

  李长安的功劳,竟然凌驾于十二位镇抚使之上!?

  这是不是太夸张了?

  如果不是功德碑没办法作假。

  甚至都有人怀疑,是不是白鹿书院从中作梗。

  即便如此,都有人在说,是不是功德碑出问题了?

  要不然,李长安为什么还没出现?

  再逆天,一个参议超过半数镇抚使,就足以惊掉所有人的下巴了。

  可现在,哪里是半数镇抚使?

  简直是一人压下了所有镇抚使!

  这还有天理吗?

  “很难想象,除了神秘的第十三位镇抚使,李长安几乎要把镇抚使都‘杀’穿了。”

  “我的老天爷,一大早就要让我们做梦吗?”

  “李长安的功劳,大到这种程度了吗?”

  “幸亏还有第十三位镇抚使!”

  院子里,所有人都快要疯了。

  激动的不停怒吼,哪里还有半点文人的样子?

  当下一个名字出现,天地间突然一暗。

  大晋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李……长……安!

  他终于出现了!

  终于……出现了!

  这样算下来,总算还有一位镇抚使,可以压下李长安。

  那便是神秘到现在都不知道是谁的,第十三位镇抚使!

  不同于其他人的白色光华,李长安的名字出现时,竟然闪烁着让世间都为之窒息的金色。

  无数人的嘴巴都张大了,呼吸都似乎停滞了。

  当后续的职务出现。

  整座大晋更是为之一静。

  没有第十三位镇抚使了。

  或者说,第十三位镇抚使,终于出现了!

  因为镇抚使三个大字,赫然出现在李长安的名讳之后。

  下一刻,大晋上空骤然响起了钟声。

  一声,又一声。

  仿佛从远古传来,跨越了历史的长河,悠扬而又苍茫。

  每一次钟声,都有金色的光晕席卷四方,洒下鹅毛般的气运大雪。

  钟声九响。

  天下稀声。

  金色的光晕,几乎把天空都挤满了。

  鹅毛般的气运大雪,更是在天地间飘荡了整整一炷香,方才逐渐消散。

  而此时,天下苍生依然沉浸在钟声里,久久难以回神。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pcem.net。笔趣阁手机版:https://m.ipcem.net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